无天日

地狱无门,徒留人间。

我好饿

我好饿。
我需要粮。
产粮啊太太们!!饿晕了。
有推荐吗?王者巍面都行。

好奇。

我太好奇了。
我都多久不打tag不更新了,你们怎么找到的我啊??
你们怎么看到我的啊??

抱歉

真的很对不起。我的周更鸽了。
明天吧。也许。可以出来。
真的很对不起。

太爽了。

想想以后磕巍面的都不知道id无天日,更没有看过我的巍面文的,心里就开心得不得了。
还有什么比这个更爽的事吗?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太棒了。

我,丧心病狂。

中秋,当然要发我认为糖的刀啦。

等着我的中秋贺文,耶。

巍面【眼镜】

对不起大家,实在没有脑洞,只能给你们段子一样的沙雕文了。

沈巍是个高度近视加散光,摘下眼镜大概和瞎子没有很大的区别。

反正一样的人畜不分模糊不清朦胧一片。

所以他每天早上起床看着身旁的沈鬿时,刚刚醒来脑子还不太清醒的沈教授就要认真地思考三分钟——为什么今早自己边上睡着两三个沈鬿?

这三分钟会有无数天马行空的想法冒出来,占满沈教授原本睿智聪明的大脑。

比如——

沈鬿最近学会了分身术。

其实自己一直有几个弟弟,但自己一直没发现。

自己是个渣男,他出轨了和自己弟弟长得一模一样的几个人。

咦!怎么可能??

沈巍皱着眉头,开始仔细回忆在脑海中寻找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和专一。

等等。沈巍的眉头越皱越深。

他慢慢起身,轻轻地掀开被子,双手小心翼翼地在床头柜上摸索,终于拿到了自己的眼镜,再稳稳当当地戴上,定睛看去——

果然,就说嘛。

恭喜沈教授每天早上都能在五分钟之内成功找回自己的脑子。

今天的沈教授有些小小的焦躁啊。

沈鬿挠挠头,看着东翻西找的沈巍,奇怪的歪了歪脑袋。

“哥,你在找什么?这么急吗?”沈鬿走向前去准备帮忙。

“嗯。我的眼镜你看到了吗?”沈巍皱着眉头,语气带着少见的急促。

“嗯??”沈鬿仔细看了看沈巍,又闭上眼睛狠狠眨了几下再睁开,反反复复看了沈巍几遍。

“怎么了?”沈巍感受到了弟弟多次投来的目光,略有些疑惑地转身。

“哥……我可能出现幻觉了……”沈鬿眨眨眼。

“是不是最近太累了啊还是压力有点大或者眼睛过于疲劳?快点多休息几天……”沈巍急了,却被沈鬿的下一句话打断——

“你不是戴着眼镜吗?”

“……”

所以说……脑子偶尔闹下失踪也许是因为平时的沈巍太过聪明用得太多了感到疲劳才想休息休息溜走的吧。

“沈鬿,快点起床洗漱啊……”沈巍对着房间里喊,手上的动作倒是没有停顿,接水打湿毛巾不浪费一分一秒。

毕竟锅上还煮着粥,沈鬿虽然不说但沈巍知道他总是在吃的这方面要求高,挑剔。所以做任何饭菜都要调控好最佳时间,这样才不会失去美味。

感觉好像哪里不对啊……

沈巍拿起沾水的毛巾时想,却没有再多思考一下,直接抓着它往脸上呼啦过去了。

被水扑了一脸然后什么东西梗到了他的鼻梁,他茫然的抬起头却发现视线一片模糊还有水在往下流,亮闪闪的一片。

好了,知道哪里不对了。沈巍叹了一口气,默默摘下了眼镜,选择无视门口传来的自己弟弟的无情嘲笑声。

“啊哈哈哈哈哈哈哥你真的是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太可爱了吧。”沈鬿在门口捧着肚子扯开嘴角哈哈大笑,毫不掩饰自己此时此刻有多么开心。

“……”算了,只要弟弟开心就好。

脑子离家出走一阵子总会回家看看的。不急。

END


不觉得呆呆的沈教授真的超级可爱吗?!

对不起这周更新这么短小。但我真的没脑洞了……

新坑还要再去拓展一下专业知识,抱歉还要再等一阵了。

看得开心。

乏了。

倒数第三次打上这个tag。
我只是想纪念一下《诛心》《逢魔》。
本来每次给别人推荐文都是“失心魔”(《十日梦》《诛心》《逢魔》),可现在只剩一篇了。
是真的难过。而且呛心自己没有手稿的。
意思就是,以后看不到了。
想想以后再进巍面圈的朋友们看不到这两篇文,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就真的,好好吃粮不行吗?
唉。

一个小通知

周更。至于是什么文章随机掉落(一两千字的小短篇可能占大多数……抱歉……)
时间是每周六22:00,用电脑设定时啦。
其他时间也可能会更新,不过概率不太大。
当然,放假会多几篇的啦。
好好学习/工作,一起加油!(ง •̀_•́)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