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RK

DEATH.

巍澜【路途遥远我们在一起吧】

有剧情也有小说(当然更多的还是自己想的),时间大概在沈巍虚弱(已掉马甲)后。
看着玩玩,别当真。

斩魂使隐藏在黑雾下的脸已经冷汗淋漓,可手上的力道却让人瞧不出半分憔悴,刀刀朝敌人要害砍去,不过几分钟,千百敌人就几乎全片倒下,剩下的几个也只是吊着最后半口气,起不到多大的威胁。
拔掉身上的毒箭,他一步一步走到那些人面前,手拿刀一挥,剩下的几个也没了气息。
他这才蹲下身,撑着刀在原地喘气。
被毒箭射到的伤口不断的往外渗血,此时若是黑雾与黑袍散去,大概没有几个人不会被吓到——沈巍全身上下几乎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其中几道还在滴血,而刚增的几道显得狰狞可怖,他只要轻轻动一下就有血几乎是喷射而出。
啐了一口累积在口里的血,听力远比常人灵敏的他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很明显,刚收到消息的特调处匆匆赶来了。
他撑着刀晃晃荡荡站起来,最后环顾四周一圈,这次力道倒是控制得不错,留了两个活口。
眼看他们就要找过来,他咬咬牙,运转所剩无几的能量瞬移离开了。

赵云澜几乎是狂奔到这里,却只看到了地上满满当当躺着的幽畜。还剩两只苟全了一条命,瞪着眼睛看着他。
“靠,又他妈晚了一步。”
赵云澜烦闷至极,一脚踹开了旁边的幽畜,然后看清了脚边的血迹。
不记得这是第几次到案发现场发现血迹了。幽畜的血是绿色的,只有可能是那个人留下的。
“……不是说不死不伤吗?”他蹲在血迹前,用手轻轻抚摸,眼底竟是出现一丝狠戾。
“到底在哪里啊??!”赵云澜克制不住怒吼出声,把一同来的林静等人吓了一跳。
“赵,赵处,还有两个活着。”郭长城把躺在地上的所有幽畜看了一遍后汇报道。
“带回去,楚恕之,过来。”
直到他俩走到旁边的小林子里,楚恕之才看清赵云澜眼里的愤怒和隐忍。
“怎么了?”
“下次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通知我,然后我们俩先行动,其他人到时候再说。一旦在现场看到了沈巍,给老子用傀儡线捆起来。记住别伤了他,控制力道。”
“……”楚恕之皱着眉头沉默片刻,“为什么?”
“如果你以后还想看到活着的斩魂使,就听老子的。”
“……好。”

被烧过的房子总是弥漫着一股焦味。
沈巍跌跌撞撞开了灯,颤抖着解开自己西装上的扣子。
他现在已经无法自动愈合伤口,而且几次带着全身的伤去攻敌,根本就没有时间恢复身体,导致整个人愈发的虚弱。
今天被射中毒箭的地方开始发黑,脓水从中不断流出,痛楚使沈巍几乎无法聚焦视线。
恐怕赵云澜又要找到他这个屋子里了,不能再待下去。
现在这副苟延残喘的样子估计在下次发现敌情时也帮不上多大的忙,因此他终于下定决心回黄泉之下休息一两天。
“希望这一两天不会出事。”他叹气,转眼消失,留下孤零零的灯兀自闪烁。
两分钟后,门被一脚踹开。
赵云澜喘着气站在门口,看着开着的灯和地上的血迹目眦欲裂。
“到底在发什么神经啊靠?!”赵云澜简直要疯掉了。这不知道是第几次他错过沈巍了。
在沈巍身份被发现后某一天他突然发现自己再也找不到沈巍了,去他学校却得知他辞职了。
然后就是每次收到任务赶到目的地的时候发现目标已经死了或者吊着最后一口气。
本来还不知道是谁一直在帮他们,知道某天看到没来得及走的斩魂使。可当他刚开口喊“沈巍。”那个人却宛如见了鬼般跑了。
后来一场完美的猫抓老鼠游戏开始了。
只可惜每一次老鼠都跑了。
再到近几次的任务中,每次案发现场总有些血迹。
开始还怀疑是沈巍没控制力道打得太凶,可刚刚幽畜那边的血迹却让他确认了——那就是斩魂使的。
“狗屁不死不伤。骗子。”
他低低叹了口气,干脆在这个被烧得几乎体无完肤的屋子里睡了一觉。

“可是沈巍他是斩魂使啊!他不是不死不伤的吗?”
又是这句话。沈巍皱着眉头坐起来。
反反复复出现在他的梦境里,就像一把刀子把他的心脏割得七零八落,斑斑驳驳。
赵云澜也是这么想的吧。自己不过是他们的工具,一个
挡伤害冲前线的盾牌兼利刃罢了。
不死不伤吗?他默然,对准自己目前来说最深的伤口恶狠狠戳了下去。
巨大的痛楚传遍全身,他战栗,却仿若上瘾般疯了一样把自己的大多伤痕折磨出血。
直到浸在鲜红的血里,眼前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黑块看不真切,他才喘息着再次躺倒,昏昏睡去。

特调处悠闲了没几天,就收到上面的指示。
有一个恶鬼总是在大晚上时堵人剖心脏,场面血腥。派去侦查的人也死伤大片,可见其凶残程度。
主要是他们根本看不见是谁在伤他们。
因此这种奇怪危险的任务又一次落到了特调处身上。
事不宜迟,赵云澜和楚恕之在当天晚上行动,堵在他最常出现的巷口。
等了半天不见鬼,他们心生怀疑,慢慢挪步至胡同深处。靠近后便渐渐听闻打斗声。
对视一眼,加快脚步走上前去,打斗声忽的停止了。
“别让他又跑了。”赵云澜低声说。楚恕之点点头,率先看到地上躺着的恶鬼颜色愈发透明,看来已经被解决了。赵云澜去处理这个害人不浅的鬼。拿了张轮回符贴上去,不消片刻便消失得干干净净。
楚恕之左顾右盼了一阵,发现隐在角落里没走的斩魂使。想了想, 傀儡线自手中而出,却不抱会真的拖住他的希望。毕竟不要伤人的话傀儡线就是虚虚缠几圈,对于斩魂使来说这不过是小儿科。随便一挣就开了。
这种束缚偶像的感觉真奇妙啊。楚恕之感慨。可一会儿便发现不对劲。
他挣都不带挣一下,甚至有些颤抖起来,面前笼着的黑雾也是极度不稳定,时浓时淡。
赵云澜显然也发现了异常。
“你受伤了?!”两人同时惊呼出声。
沈巍当时发现这个恶鬼,拖着还没恢复好的身体就匆匆赶了上来。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
就像沈巍用还没恢复好的身体硬生生承了恶鬼向心脏袭来的一击,而且打到一半时沈巍发现那个恶鬼等级还挺高,却照样把他打败了。
他的斩魂刀还是虎虎生风,就是利刃混着血泪挥出,每一次出手喉头的腥味便愈发浓重。到最后一击的时候他握住刀的手甚至剧烈的颤抖起来。
解决了恶鬼后他再也没有力气运转能量,尽管他知道他会被赵云澜他们发现了。
整个脑子都在嗡嗡作响,耳鸣使他什么都听不真切,眼前也全是黑暗。他仿佛溺在深海,无从逃脱的窒息感将他笼罩。他不会死,但第一次感受到什么是死亡。
这也许是他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这是以前就算一把刀子插在他心口上,都不会有的死亡感。
所以当楚恕之束住他,他也懒得挣脱了。
就这样吧,让那个不死不伤的斩魂使见鬼去吧。
一万年,他守护和平守护了一万年,只是为了那一个人罢了。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他的职责,他们的理所当然总是这样伤人。所有人都认为他不死不伤就应该冲在前面,抵挡着狂风暴雨也不能离开。就算世界末日就在眼前,死亡近在咫尺,他也不能懈怠半分。
就因为他是斩魂使,他们所谓的不死不伤。
可现在他为了自己一直等待的那个人,为了那个让他守护和平的人,进行了生命共享,会伤了,他们也照样认为他所向披靡,认为他理应承担所有的伤痛和后果。
他自己也这么认为啊。
所以他总是冲在最前面感受疼痛。
不会伤是因为有愈合能力,但是愈合了就不会痛了吗?
受伤永远在愈合之前,疼痛感受一遍后再愈合伤口有什么意义?
痛也痛了,再愈合不过是不留下痕迹。不过是让他重新拥有一个完好健全的身体,好去承受下一次伤害。
也许这就是强大要付出的代价。
他没有怨言,整整一万年,他只是有些倦了。
也许……是时候休息一下了。他这么想着,一头栽进了赵云澜怀里。
幸好尽管是生命共享他也感受不到我的疼痛。这是沈巍失去知觉前一刻的最后一个想法。

赵云澜再没有像这样焦虑不安过了。
如果是正常人,还可以送医院。可如果是像沈巍这样的怎么搞?
他原本以为沈巍受伤了也是可以恢复的,或许说这是他一直抱着的侥幸心理。
每一次他看到现场的血也会宽慰自己也许是这一次搞的伤,沈巍这么强大,会自己愈合的。
可现在,他无法再骗自己了。
他不知道沈巍离开的这一个月到底经历了什么,到底是有多狠的心才能把自己折腾成这样。全身上下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痕,甚至心口处还有一个新的伤口。都在往外细细密密渗着血。
他滴心头血给自己的时候都没有虚弱成这样过。
赵云澜真真慌了神。
他甚至唾弃此刻帮不上忙的自己。
如果我现在是昆仑多好。起码有能力帮他。赵云澜这样想着,握紧了沈巍露在被子外面的手。

一星期后的悠悠转醒,沈巍盯着天花板发呆。
他花了半分钟的时间反应过来自己在赵云澜家里,感受了一下身体的情况,才发现有个脑袋枕在自己手上。
他刚想伸手摸摸那个人的头,脑子里却轰然响起一个声音,几乎是头痛欲裂——“你不过是守护和平的工具,战争的牺牲品罢了!你根本就不配拥有爱!”
“呃啊……”他痛吟出声,抽手扶住自己的脑袋。
“怎么了你醒了有哪里不舒服?”赵云澜被他惊醒,快速抓住他的肩膀焦急询问道。
“赵云澜我问你,”沈巍猛地坐起来,眼睛赤红,“在你眼里,我到底是沈巍还是斩魂使?”
“不都是一个人吗?”赵云澜一头雾水,却在看到他身上渗血的纱布后一急,破口大骂“你是傻逼吗会不会照顾自己啊伤刚刚好一点就……”
他忽的噤了声,因为他看到沈巍身上的伤痕快速褪去恢复如初,尽管裹在纱布下面的地方看不真切,但可以想见也是在快速恢复的。
“你他妈的有能力愈合为什么之前不愈合啊?非要让他流一次血你才开心是吧?你受虐狂吗?”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沈巍固执得出奇,他的眼睛里有着亮闪闪的光,“在你眼里我究竟是守护和平不死不伤的斩魂使,还是仅仅只是一个叫沈巍的人?”
“你是沈巍。不管你是不是斩魂使,你都是沈巍。”
看着失神的沈巍,赵云澜轻笑出声,低低的声音在喉咙里转了几圈再擦着嘴角溢出,竟是让沈巍红了脸。
“所以,”他扣扣桌子,“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躲了我一个月吗?还在一个月之内把自己折腾成这副鬼样子?”
“我……有一次刚放学的时候去特调处,听到有人在跟你说我是斩魂使所以不死不伤,我就以为你们都把我当成一个工具,也只是一个看上去锋利一些,散发威严的工具。所以我就自主行动,每次先赶到现场解决他们,然后你们再过来。这样的话……也就尽了一个工具的职了吧。”
“不死不伤?那你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
“我的自愈能力衰退了。一定要休养一段时间才会回来。”
“为什么?因为生命共享?”
“……嗯。”
“能还给你吗?”
“不行!”
“那好吧,我再问你,你听完那句话之后就没听我的回答?”
“……”他当时听到了就很恍惚,甚至可以说心里充满了恐惧,哪里还敢听赵云澜的回复,直接瞬移走了。
“好吧,那我告诉你。我当时的回答是‘不管他是不是斩魂使,他都是沈巍,唯一的沈巍。那就不能让他受伤。’不知道这个回答,大人是否满意?”
“……”沈巍涨红了脸。
“诶沈巍,要不我给你个承诺?”
“……什么?”
“我们现在不是生命共享吗?那干脆……在一起好了?”

第二天,扶着腰进特调处的赵处引来众人的观望。
“看什么看!没见过腰肌劳损的吗?还不晓得工作!扣工资啊!!”
END

看得愉快。
我终于赶在今天的更新前发出来了。
不指望能有多少人看到,但我希望看到的人都会开心。

请求

我同意。很多新粮刷不到。
就算粉丝少那也应该有出人头地的机会。
机会均等,谢谢。 @LOFTER小秘书  @LOFTER官方博客

绿光°:

千万边个牙牙:



@公子陆阿陆 这位大大分享了更新前的链接,如果不喜欢更新后的乐乎,可以去下载更新前的




光色荇草:







Krabat:















@LOFTER小秘书   @LOFTER官方博客
















空桑:































请求
































请求大家帮帮忙,送我上去给Lof 看到,这次lof 改版之后不仅排版丑,还影响重大,损害了各大圈子的新人,以及粉丝不多但用心产粮的太太们的利益和热情!因为不是你们写的或者画的差,而是你们的粮会被直接被忽略掉!
































大家三次都忙,萌CP都是用爱发电,有时间产个粮已经不容易,有几个热度评论就很满足了,但还要因为Lof 的原因,让你们的付出得不到应有的汇报,这就很悲催了。所以在此呼吁一下,请各位读者老爷,正在用爱发电的太太们,花时间阅读一下本文,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我们先来看一下新版订阅TAG截图
































































Lof这次把订阅的版面分两块,一块最新,一块最热。首先我们先不评论这版面的审美如何,一进到tag,页面自动就是最热这板块,看到的是最热门的作品。请问谁不知道热门作品质量高?谁不知道高热度的粮普遍好吃?
































热门的刷一下吃完了还会有人愿意看旁边最新那块吗?
































还把热度都标出来了,还会有人愿意看零零丁丁几热度的粮食吗?
































以前能一眼看十几个标题,能分出哪些合胃口,哪些不合胃口,今天更新多少,昨天更新到哪一眼就能看出来。现在一眼只能看三四个,谁还愿意划半天找粮食??沉底下的太太是不是都白产粮了??
































还弄个24小时榜,周榜,半天就划到底了,那些用心产出,粮食质量高,就是新人粉少了一些是不是永远没机会被大家认识了?
































另外,据说(看到有人反映,我自己这边暂时没发现)因为限流导致关注的作者更新后可能根本刷不到。我不知道如果长期不与关注的作者互动的话,是不是以后就一直刷不到,至少微博是这样(摊手)
































所以强烈建议LOF尽快换回以前,一视同仁,方便阅览的订阅版面,我们第一眼更想看到的是舒服,整齐的最新粮食,而不是最热。
































希望你们为新用户多多着想,请关爱未来你们的用户群体。也请不要一天到晚就学微博限流,热圈排行前10的CP一天才3000多个阅读量,用户在用心帮你推广,你这样良心过得去吗?
































希望LOF多花时间研究一下用户体验,保持自己的特色,别一天到晚学其他APP照搬,最后反而丢失了原来的自己,谢谢。
































 @LOFTER小秘书 



























我要更新咯。
其实放假好久了。有点心虚嘿嘿。
努力高质高速。

粉丝到360写文不打tag了。
很早之前说过的,现在终于确定了粉丝数了。
反正我写的文章很杂乱,看着玩玩就好。
我写文不是为了取悦别人,而是为了自己开心。或者给亲友写写文。
各位还在等我的请再等我一个半月,希望我不负你们的期待。
那,
再见。

“你为什么总想要毁灭自己呢?”
“这还真是个高深莫测的问题啊。”他笑,却也只是笑,看着那个人笑,满目的星光将人淹没,直至那个人什么都看不见,直至那个人睁目便流泪。
“因为……我已经被毁灭了啊。”他的声音还在回荡,可那个人却再没有找到过他,也可以说,再也没有想起他。


你看,你对我的遗忘,不正是毁灭我最好的方式吗?
让人极致的痛苦;让人颓败后向现实低头,明白有些事真的是不可逆的。
可我已经不在了啊,我只是一个迷路的旅者误入你的梦境。
……
不是误入。
……
你就当成误入吧。
……
毕竟你再也不会,想起我了。



















但我真的,一点也不想认输。

“喂。”他随意地踢了踢身边人的腿,然后揉揉自己的太阳穴。
“你说,”他还是笑着的,虽然看着十分刺眼,“人为什么要活着?”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也许是,为了活着?”那人以询问的姿态挑挑眉。
“可我不想活了,怎么办。”
他仍旧笑着,但手臂上一条条流下的血留下一道道触目惊心的痕迹。



“杀了我……杀了我!”
他目眦欲裂,赤红的双眼映衬着他绝望的内心。他只是不断地咆哮着,嘶吼着,用尽最后的气力表达自己——
“杀了我!”

“啊~”
他的语调微微上扬,正如他的嘴角一般撩人,眼里尽是兴奋的光彩,奕奕发光。
“上钩了。”

云白【恣睢】

吃我安利吧。赵云x李白。不喜勿入。

夜深,月亮悠悠挂在空中。
李白躺在屋檐上喝酒,无意间余光一瞥便看到了模糊的身影。蓝色发带在棕发间隐着身影。不用动脑都可以想到那人沉沉的目光正盯着自己。
他抬手猛灌一口酒,把酒葫芦往腰间一别,晃晃荡荡下了屋檐,落地时踉跄一下,恍惚间看到那人身形一动,却在下一刻止住步子不再动作。这让李白暗自不爽,咬牙暗骂一句便来到那大将军面前。
赵云看着醉醺醺的李白不说话,感受着酒气喷在自己脸上,吸入鼻内竟也有了一丝醉意。
李白恼怒抬手,在赵云脑袋上弹了一下,又凑到那人耳边轻轻说一句“榆木脑袋。”
身披银铠的将军眼色一凛,打横抱起白衣剑仙就往府上走。

被丢到床上的李白微微眯眼,痛哼一声却也没了下文。埋怨的话被堵在唇间。夜色深深,树枝缠绕,倒是遮掩了房内的烟花风月。
次日潇洒自在来去如风的剑仙半靠在床上揉腰,恶狠狠瞪了赵云一眼,略微沙哑的嗓音悠悠传来“你总是下手不知轻重。”
那将军坐在床边微微低头,说了一句对不起后便开始帮忙揉腰,力道不轻不重倒是刚刚好。
“你要补偿我。”
“如何补偿?”
“上好的酒即可。”
“……”褐发将军动作微微一顿,半晌闷闷的声音才响起“不行。”
“为什么?”李白气急。
“……你喝了酒,要是像昨日那样醉了,扑到别人怀里怎么办?”
李白看着皱眉的赵云,突然噗嗤笑出声“酒何时醉过我?”
“醉人的,是你。”

后来每夜欢/爱过后,李白昏昏欲睡之时,总能感觉到有一双手在自己腰侧轻轻按揉,酸痛劲儿逐渐消去,一夜无梦。
恣睢的剑仙向来是随心而动,哪知这心悠悠荡荡飘过江湖,竟是落到一个榆木脑袋上开出了一朵花来。

END


因为是安利所以打的tag有点多。请大家见谅。
我觉得这对cp还OK。
ky别来bb,我没逼你点进来。开头也说了不喜勿入。
啊这种风格我果然写不好。
给点评论?

得你喜欢,我的荣幸。

备战中考了。双兰没完结,抱歉。
考完回来爆肝。实在对不起。
那你们点文?
没有的话好尴尬啊哈哈哈,但轻松。
七月份回来写。你们评论的话就尽量都写。
信白信云邦良云亮吕云扁庄狄芳。
好像就这些?我记不清了。
没有时间限制。但一定带梗。
谢谢喜欢,等不了我回来就取关吧,没事。
一定要天天开心。